Entovation International - Delivering Knowledge Innovation Strategies for the Millennium

Debra M. AmidonKnowledge InnovationResourcesProducts and ServicesThe Entovation Network
Knowledge Leadership MapTimelineAssessment ToolsSite MapShare Your VisionWhat's New

pixel.gif (807 bytes) Global Momentum of Knowledge Strategy
by Debra M. Amidon

知识策略的全球动力

Debra M. Amidon 著 
刘清分 译

现在,在地球的各个角落,有几百个以知识经济为主题的会议。这个始于一 九八七年,善用一个国家智慧资本的发端,现已被接纳为一个国际合作的环球 议程。个中的管理技术是环球性的,能够应用在小、中和大型企业。它对知 识的集焦,适用于盈利和非盈利组织。它为各经济层次,从个人到社会,提 供一个共同的意向。在短短的五年内,ENTOVATION 网络已茁壮成长, 把 横跨各功能、领域和世界各区域的专业人士连贯起来。不仅如此,它的好处 可说是刚刚开始。

前些日子,我们对这个网络的一个对角线切割面作了个考察,来制造一个全球知识领袖地图,并在加拿大,蒙特里奥的哈米尔顿举行的第二十届 McMaster 商业会议,首次以“环球知识之旅”发表该所得成果。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代表以他们的反思和抱负来回应是项普查。他们的信息说明了知识专业人士的专长 的多元层面,还有他们在工业和发展中国家同样广阔的的地理延伸面。读者 可开始看到了一个共同语言和共同愿景的浮现。

环球回应:相似而不尽相同

不同国家的专业人士提出了他们的看法。他们来自阿根廷、奥地利、澳洲、 百慕达、巴西、加拿大、中国、哥伦比亚、古巴、芬兰、法国、德国、以 色列、意大利、韩国、马来西亚、墨西哥、纽西兰、挪威、巴拉奎、秘鲁、 波兰、沙地阿拉伯、新加坡、西班牙、瑞典、土耳其、荷兰、英国、美国和 委内瑞拉.

设计使然,被挑选来参加的包括一些这领域知名的领袖,也包括那些刚从博 士班毕业的。有首席执行人员,也有企业家。有来自不同功能的理论家或学 术人员和实践者。一些则认为他们的角色在于整合这两者,并称之为“现时 创新的最终形式”。

从入选者阐述问题、课题和方案的方式,我们看到惊人的相似之处。与 此同时,也看到一些对立的观点。从概念和实施的可辩性看来,我们相信知识这 领域已开始成熟;比起只不过几年前,这些东西都难以讨论的情况,的确有相 当的变化。

举个例子,有些人认为知识经济属于哲学的范畴,因而受到过去和当代的哲学家所影响。有些则认为知识管理会引来哲学家,还是小心为妙!一些回复者相信 有必要去影响中层经理,而一些则认为这压根儿是个最高管理层的议程。还 有些相信这是一场革命,一个能带来基本变革的基层运动。一些把这科目形 容为极端复杂-包罗万有、全球性、跨学科和多元层面;其他则觉得这不是 甚麽火箭科学,倒是良好常识的一码事。

有些觉得他们在和新的概念和语言斗角力;其他却认为这焦点就象人类开 始沟通时那样古老。有一些从事品质或再造工程,但他们都咸认这新方向能够 带来更多可续性的成果。谈到领导方面的需求,有些形容为“果敢”,“ 启发性”和“可视性/显现的”。有些形容为从微观至宏观世界的转移,其他则觉 得这是把宏观透视更行动化的一件事。最强烈的现象莫过于我们无法区分谁是理论 家谁是实践者。那里有不少的惊奇!

总的来说,有三件东西是很清晰的。第一,这当中的转型,取决于行为和文化上 的变化,更甚于科技方面。第二,这些转变是困难重重的,但是值得去做。第 三,大家都认为我们正走向一个更繁荣的将来的一个正确的道路上。

问题和回应

a. 您对知识领域的兴趣的根源何在?

知识专业人士来自各学科与背景:物理、化 学、医学、科学与工艺政策、工艺发展、商业管理、心理学、制造业、会 计、电子通讯、软件开发、资讯系统、经济和其他。

他们的专业责任包括:科技转移、执照管制、人力资源管理、商务流程再造 工程、战略性联盟、品质、通讯、知识加工、压抑管理、系统活力、知识 引现、定图和模拟等等。

现在的工作范围有:工艺策略与规划的桥梁、组织转型、知识领导的科学化 发展、政府干预和创造对未来的共识。

b.谁影响了您,为甚麽?

回复者以个别的方式受经理、家长、家庭、朋友、同辈、客户和精神领袖的 影响。他们曾向有能力和无能力两者学习。他们也提到代表硬和软各科学领 域的教授。一些著作家通过书本或研究报告提供了方向(例如, Nonaka, Amidon,   Sveiby, Skyrme, Senge, Stewart, Edvinsson, Savage, Davenport, Peters, Kogut, and   Ackoff); 但没有一个有象彼得.杜拉克 那样的冲击。当然,还有其他被拿来作参考的,象   Argyris, Effendi, Marcic, Davis, Bacon, Hume, Shein, Kantor, Kofman, Dodgson, Zohar,   Lev, Hall, Husserl, Hegel, the young Marx, Masuda, McLuhan, Polyani, Wittgentein,  Shannon, Simon and March 和其他。 有些在知识领域享有盛名,有些 则代表 其他的社群。很有趣的是, 一些前首席执行人员被提及, 象 George Kozmetsky  (在图上有介绍), Regis McKenna, and Arie de Gues,这些人也是知名作家。还 有一些管理实践家, 象 Andy Law (“快速公 司”Fast Company), Keith Davies ( 终身学习学院 Institute for Life Long Learning) and Norman Strauss (Ethos Metasystems).  更有些举出“人和网络群组”,倾向于“规范社群”("communities of  practice")-包括人与技术 两方面。

c. 您面对的最大挑战是甚麽?

每个人看来都获得了这概念的知识。当然,这些理解只会导向更多理解的 需求!其他人已把概念导入实践中,比较关注的是执行的策略、传解使命、 创造价值主张和维持这动量。

第一,有必要认识知识的真正价值。我们不能迷失在华丽的词藻 里头。有很多术语的定义引起混淆。这领域有悬殊的观点,是需被理性化的;在 理念或实践方面都一样。把人类潜能的观念和经济效益关联起来,是有必 要的。

价值主张已经从成本、品质和时间转移到经济、行为与科技。简扼来说,人 们在探索各种超越对使命深切的情绪上的服膺的方式, 来迈向有关工具与技术 的理性思考。它被定性为领导 (leading) 而非流血 (bleeding) 前端。我们要如何 清晰地以管理而不是学术术语来表 达知识议程呢?

第二,企业内部、国家政策和整个社会都必须改变。旧法则可不得用在新的 经济现实。在一些方面,我们活在第五代的改变动力,却以第二或第三代的 管理技术运作。有些把新的组织形式形容为:自我调治,网络式和充满意 图的。我们也有可能对整个管理艺术创新,来适应二十一世纪的管理。这需 要那些能轻松适应新机制 (如平衡的记分表、智慧资本的形象化)的人。我们 该如何从典型/常规的思维移位,以更有伸缩性的运作模式来从这新兴的领域 获得好处?我们要如何给人们和组织作好准备,以更有智慧地行动?我们要如 何“把知识弄成象周期时间、流程产量、成本削减和生产力那样重要和可 衡量”?

第三,支援实践者把概念实用化的一个机制是必要的。技术援助比我们想象中的 来得普遍,虽然往往使用不当。它的潜能还没被察觉。虽然内部网络已经很有 效地推广内部会议,而网际网络促使环球网络的设立,我们仍然需要一批新的 工具来更有实效和高效率地创造、数码化、交流和应用新的知识。大部分的 视觉和模拟研究在急速地往这方向发展。

我们需要向传统思想挑战。为了打造全新的管理哲学、标准和作业方式,我 们需要附有个案学习的新的成功模式。不同国家的专家需要强有力的信息来 说服他们的商业社群和政府官员去付诸行动。有些已经接受这理念,已表明 他们要成为一个以知识为基的企业或国家的意愿,并且现在正寻求实施的途径。 或许我们需要为一个“新的国际秩序”定图,以便大家能从彼此的心路 过程学习。

d. 您做到了甚麽?

所得到的回应,有的觉得他们只做到了“一点点”,有些则认为他们有“相 当的进展”。

他们之中,当然,有一些研究成果可报导。这些研究可不是都从学术实验室 出来的。很多时候,成果来自行动研究和互助学习;在那些环境,人们可以 探索学科之间、跨功能,甚至行业界线的联系。然而,多数的反应,在精神 上国家性相当强;在欧洲推行的地理区域形态的经济财富的活动则属例外。

有些回复者把使命和表现关联起来。其他的已影响了语言和跨界线的流程。有 些力行所教,发起和参与各类以知识或创新为主的队伍、网络和特殊同道 集团。有些甚至在两者之间搭起桥梁!

对很多来说,他们的进展来自于自发与主动,而所形成的议程,可以一个研 究院、一个有关未来的中心、一个普查、一个学位课程、一间新公司、一种特殊 产品或服务来落实。好些著作了自己的书本和文章,并活跃于“知识规范 社群”。他们全都自认本身是学习者更甚于领导者;但每个都在这领域作了相 当的贡献。

好些认为这方面的工作是永无止境的,可说一直“在进行中”。他们或多或 少都有所成,但还不能实现这宏广目标的潜能,和这经济所带来的潜力。有 一件事是回复者共享的:他们了解这整个局面,和完整看待这机会的价值。

e. 还有甚麽需要做的?

简单的说,大家都同意要做的还有很多,几乎是所有的东西。大都认识到我们 是在需要数十年的转型的开端。我们只抓到这新经济的真正冲击的皮 毛。一个共同的语言,还需好多年才会出现。我们需要把遗产的根源, 和我们会变成何物的愿景重新衔接起来 (比如,从减体积和再造工程的负作用康复)。

第一,我们需要用容易明白和更容易实行的字眼来阐明新的概念。它们需要 让经理们容易了解,但却不流于简俗。知识必须当成资源来看待,在一些情况 下甚至可看成是开发产品和服务的原料。我们必须明文指明,“知识资本” 是一个需要被管理的宝贵财产的重要性,它可造福一个组织和人类的可延续性。 我们需要一个知识的经济理论!

第二,我们有必要制造一种醒觉 - 集中注意力,和把这机会变得更公开。 我们的愿景必须让人看得见。我们必须冲破“知识私藏”的传统教条,来创 造知识分享的新方法和奖掖。我们须抓住上层管理、中层管理和这领域新进 者的注意力。“把辩论从工艺移到内涵”,一个回复者说。另外一个说把辩 论“从内涵移到流程--创新的流程”。

第三,我们必须制造一个环境来管理集体的智慧,和一个珍惜新主意和负责 任的冒险的创新文化。学术人员、工业领袖和政府官员全都有一些东西可 贡献,同时也有更多的东西要去学习。

f. 您对知识经济,持有甚麽愿景?

多种愿景共享的威力,是无可限量的。很清楚的,知识被看成是创造价值的 引擎。摆在未来的是,必须是,稳扎在价值、能力和关系的素质上的。这是 一种公开汲取的经济,更甚于把它当成“私人物品”来看待和管理。这是由于这资源的本质是丰富的,和从分享过程中素质的增长的缘故。

我们在创新的这个新经济,可实行于从事创造一个没有贫穷、病疾和暴力的 人们。这是一个导向可续性发展,把知识放在需求和机会点上的经济。这是 一个范围上横跨国家,以环球观来平衡地方/国家需求的经济。驱动着的委 托,是创造一个更好素质的社会,和全世界生活水平的提高。这发端从知识 所在地的个人开始!

他们怎麽说

下面在地图上介绍的个人的论点样本:

“无限创造不同事物的机会。”(Ackerman)

“知识比原料更重要。”(Al Subyani)

“一个充满感到满足的利益持有人的世界。”(Bart)

“一个扎实,盘根于道德和伦理标准的经济。”(Benetiz) 

“无知的真空给理解填满,世界从贫穷、疾病和暴力中解脱,人们被学习和创新激发和感到满足。”(Brewer)

“将来的工作会更抽象 - 把观念的世界转成物品的快速发展。”(Bruno) 

“一个没有国家的世界,只有为共同好处而工作的人类。”(Calderon) 

“环球良知的兴起,一个临界数量的人群,实现知识的潜力来影响可续性发展的环球流程。”(Carillo) 

“知识在价值和供应链条上分享,把利益持有人作为知识的来源。”(Chiaromonte)

 “政府可以针对创新的产生,扮演一个互动流程(跨越政府、公司和大学)的阐明者和提倡者的角色。”(Cunha) 

“真正的把为创新手法规划和以创新手法管理的教育,以国家资产看待。(Davenport)

 “对结合人力资本和架构资本的重要性, 赋予新意。”(Edvinsson) 

“知识经济,似非而是地,在逐渐地成为世界/西方最平等化的力量,取得一个帮助我们成为更好的地球公民的一种谦卑。”(Evans) 

“成员来自多个学科的跨国团体,依循他们的兴趣项目或组成或解散,在国际、国家或地方层次进行合作与创新,而有越来越多的无形的材料受重视。”(Fazekas) 

“我有一个梦想-科技将是我们接触大量人口的第一资源,来让他们在没有面对现有限制的情况下,获取合格的知识。”(Fernandez) 

“我给你越多,我就拥有更多。我越改变,就有越多要改变。我不是为合约商洽,我为关系商洽。这麽一来,市场那看不到的手,必须有看不到的握手伙伴。”(Formica) 

“知识是让企业和个人好好在新世界生活的一个独特的资源。”(Gassalla) 

“一个共享的虚拟记忆,贮存着网络化的知识片块,在国际科学社群那一层,自动地进行知识创造循环。”(Gruetter) 

“从知识的角度关注和解决世界的发展问题,并使一个消费者接受“经济型的栽培。”(Hidalgo) 

“会给人们带来更多价值,使用科技来更好地了解如何操纵蕴藏在人们里头的知识。”(Kayakutlu)

“一个各类型、高贵的经理协作和生产最优秀产品和服务的文明社会-在那里, 人们尊重、珍惜和善用我们所继承的组织的那些容忍和平等方面的美德;奉承圆滑、自我膨胀和爱剥削的经理是不能成功的。”(Kennedy) 

“真正的知识管理,是关系到内涵的流通。”(Kilpi) 

“比较新的、数码型和高度依赖知识的经济物品和服务的崛起,在很多方面,将会使我们今天的资讯社会转变成一个以数码/知识为基的经济。”(Kozmetsky) 

“超越零和游戏。”(Kurtzke) 

“随着知识成为环球语言,这是一个倡导互助甚于竞争的经济形式,也是一个倡导减低由重复、重造、不安和孤立而造成的地球资源和人年的浪费。”(Lau) 

“我们将认识到,没有甚麽是可把持的。我们有知识时,我们可应用和管理,我们可做任何想到的东西。我们有必要在我们的思维边界着手,来看到完满的潜能。”(Maciewski) 

“个人、组织和国家,同样地都必须用被知识驱动的创新,来重新设立他们的‘价值商数’。以往所享的权益已死亡。无法更新性质的天然资源的剥夺不是可续行的。应用知识和经验来制造一个环球规模,在需求和资源之间的平衡。”(Macnamara) 

“知识可以和‘材料’和‘能源’相比(但不相同或相似〕。经济一直建立在知识的基础上。”(Mahdjoubi) 

“一个能让你汲取知识和毫无限制地用它来创造价值的世界。”(Malpartida) 

“一个人们受激发去交换知识和做协作工作的新的价值系统。”(Mercier-Laurent) 

“一个人类会为人类服务,而不是利用来达到私利的世界。”(Montero) 

“世界经济的未来。”(Nguyen) 

“一个为人们、由人们和属于人们的的经济。一个不被控制或领导,但支持大家过一个体面生活的经济。”(Preiss) 

“知识不跟随所有经济资源的法规;它不是匮缺的!它也不受收益递减律的牵制。如果我们能找到方法来提升我们、公司或我们社群的智慧资本,我们就能够为我们大家创造一个更好的将来。”(Rabinovich) 

“知识成为创造价值的主要引擎。人类和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素质变成了在这经济成功的主要决定因素。”(Saint-Onge) 

“一旦我们发现大家灵魂里的创意能源,我们就会有无尽的燃料供给知识经济。当我们能欣赏和珍惜差异,独特的差异,并认识到当我们以个人的本位来充电,我们的知识经济将会以新的方式获得能量,真正的极限就在我们这里。”(Savage) 

“知识管理的科技方案, 特别是多媒体和3D/虚拟实界。”(Sihn) 

“停。想。听。学。去了解甚麽在激发他人,这麽一来你可以以一个建立一个真正协作和双嬴的关系的途径去分享你的知识。”(Skyrme) 

“进行架构化和管理策略要项的公司,会从中得到重大的改进。”(Stokholm) 

“把人当成是很重要的环节来管理的一个经济。”(Sveiby) 

“知识经济将在有和没有者之间起着伟大的平等化作用。人们的思维机器,他们的智慧和态度,比起他们所知道或理解的,是更大的资源。正因如此,再加上许多发展中国家教育程度的提升,我们有这潜能,那就是各地的人们能够在比以前更平等的条件下参与知识经济。”(Wiig) 

“在这架构里面,创新与分享是被协调而非偶然的,个人可以从他们的能力的建设中,获得更多的知识 (把培训转成一个‘拉向系统(pull-system)'” (Yearsley) 

“在那个社会,知识成为核心竞争力量,并往新纪元这方向创造价值, 。(Youn)

 “未来是一个和实践、行动有关的“智力经济”。智力把知识与能力整合起来。这是东方和西方为相互的利益走在一起的地方。”(Zhouying)

“简要地说,我们在创造: “一个新的经济世界秩序,其基石为知识,不是科技;创新,不是方案;价值系统,不是价值 链条;客户成功,不是满足;和国际合作,不是竞争。”(Amidon)

即将到来

我们在分析所有的回复,来为环球知识领袖充满灼见的评论作一个详细的综合。 这很快地可以用$49.00美金和运送费买到。购买六份或以上的可获得数量优待。要预订的话, 寄一个电邮给 Kathaleen Rooney - email: debra@entovation.com  (Kathaleen Rooney)。 参与者将会加入一个在线对话,来进一步探索他们的 价值、能力和愿景。 请留意接下来的分析。


特别致谢:

如果没有这些人, 这计划是不会存在的:

我们会继续通知您将来的发展,与此同时, 参观 Knowledge Leadership Map (知识领袖图) 来挖掘更多来自世界各地,有关知识经济的透视。

电邮: debra@entovation.com

这文章首次刊登在 I3 UPDATE Special Edition, February 1999, 这份刊物附有事项表和简讯。


Chinese translation by Chin Hoon Lau (lagenda@emile-21.com), Lagenda Knowledge Systems, Malaysia.  Proof editing by Sing Poh Toh. Chinese version last modified 14 January 2000.


 

Knowledge Leadership Map |

Global Momentum of Knowledge Strategy - English | - German | - Russian | - Spanish | - Portuguese | - Chinese | -Japanese |-Armenian |

The Momentum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 English | - French | - Norwegian | - German | - Spanish | - Chinese | - Dutch | - Turkish | - Portuguese | - Japanese |

backhome

? 1996-1999 ENTOVATION?/sup> International.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address: http://www.entovation.com/momentum/globalmn-chi.htm
Last updated: 14 Dec 2000